注册  |  登录  |  English
       一座山,又一座山,一座比一座柔,山里的小路,一条比一条泥泞,从出发到现在没有断过。我撑着伞一步一滑艰难的行走在山间陡峭的泥泞小道上,每走一步我就要小心谨慎,生怕一不小心滑入悬崖深处。 

     她是这里唯一的女孩,也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她说:"到她家至少还要半个小时呢。"望着崎岖的山路,真让我胆颤心惊。在这黑幽幽的山里,真不敢想象女孩每次回家都是怎样的心情?她在我身边小声的哼起了歌谣,我问她唱的是什么,她说:"是小时她外婆教她的儿歌,哼着它,走路就不会害怕了。"一路她给我讲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在她口中我也得知,她妈妈和她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一直把她寄放在她外婆家里,从小就和外婆一起生活。她妈妈常年在外打工,只有过年时她妈妈才回家,一便带回她下学期的学费。她在说这些时,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我问她:"没有妈妈在你身边,你不感到伤心、难过吗?"她说:"不会呀!虽然没有妈妈在身边,可是有外婆外爷呀!他们对我很好,让我知道什么是爱。"听见她的回答,我很吃惊同时也很欣慰。

     不久,我们便到了她家,眼前的情景更让我吃惊,一座孤零零的土屋,由于地震,有一间已变的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房屋的木柱早已干瘪的不成样子,变的银黑银黑的,已辨不清楚是什么树木,那黄土筑成的墙壁早已坑坑洼洼的,外婆家没人,她便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一走进屋里。一张旧饭桌,五把木质椅子,一个旧橱柜一一现在我的面前,桌面不是很平滑,坑坑洼洼,及裂开了大口子,那木质的椅子早已刻满岁月的痕迹,那木质的橱柜,里面装满了古老的瓷碗,这种碗我好久都没有见过了。她说:"这时外婆外务,他们还在地里干活呢,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都是如此。"她带我来到她外婆们干活的地方,两位矮小而瘦弱的老人,佝偻着背,冒着雨在地里干活。我心里酸酸的,顿时我的眼角被什么东西湿润了。之后,在她外婆外爷口中了解到,他们终年靠土地里种的粮食来维持家里的日常生活。虽然家里养的有猪,却很少吃到肉,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舍得煮上一小块肉,其余的都将拿到集市上去卖了,换点零用钱用。两位老人都说,他们的孙女很孝顺,很能干,成绩也很好,将来就等着她考大学呢!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呀!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女孩,她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她说:"有外婆外爷给我吃住,我还有什么不能知足的呢!所以我觉得一点也不苦。"

        是呀!她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如此绚丽多彩,我有理由相信,生活在这样一个虽贫穷但无比温暖的充满爱的家庭中她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丽。
1367    |    0    |    0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