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2012年4月13日,我和参与西部故事项目的另外几位同事,跟随张续平同学去他家家访。深知北山山路的崎岖难行,临行前大家都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我们还是低估了行程的艰难。从学校出发,沿着乡镇公路走了十几里,便进入了坑坑洼洼的山路,山路从一个山头绕到另一个山头,看似很近,走起来却特别费时。就在大家精疲力竭的时候,张续平指着远处的几户人家说:“老师,快到了,那就是我家。” 我们有些兴奋了,之前沉默的气氛突然活跃起来,不知不觉加紧了脚步
 
        到家中时,迎接我们的是张续平的奶奶,我们了解到他的父母都干农活去了。大家趁机看了一下他家:不大的院落打扫的挺干净,两口窑洞坐北朝南,显得神秘而有气势;往东是一排平房,看起来比较破旧了。进了平房,房屋里面也打扫的非常干净,尽管摆放的家具都有些过时了。奶奶非常热情,忙不迭的给我们端茶倒水。 
        交谈中我们得知张的父母劳作的地方离家不远,便决定去看一看。土地是生活在这里的每户农民的唯一财富,他们所有的收入都是从土地里刨来的。所以,一路上除了条条阡陌交横的羊肠小道,就是大片大片的土地。见我们到来,张的父母停下了手中的活,和我们寒暄起来。张续平的父亲三十多岁,但看起来饱经风霜,与实际年龄很不相符。一张粗糙的大手和我的手相握时,我明显能感觉到那厚厚的老茧里面透出的强劲力量。这里的耕种方式很落后,两个人,一把铁犁和一匹牲口便是全部的农具。一大片的土地有时得耕种几天。他们就是在这样的劳作中逝去了青春与力量,拉扯大了自己的孩子。张续平的父亲告诉我们这次的家访令他很感动。他和妻子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孩子能好好学习,将来变得有出息,不要再重复他们的命运。我们也很感慨,一位同事拿起相机拍下了他们劳作的身影。 
        再次回到家中,张的奶奶正在给两只小羊羔喂奶,她告诉我们,如果喂养得好一点,再过三个月就可以卖掉了,这又是家里的一大笔收入了。回来的路上,我们的心情又沉闷起来。这就是北山农民的生活,他们将自己的一生耗竭与泥土之中,将唯一的希望寄托于孩子······北山的山啊,一座连着一座望不到尽头······
538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