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周末,拿着相机去拍景。本来是很好的心情,可到了目的地却被深深“震撼”了。本来是要拍“小桥流水”,可眼前见到的却是严重污染了的臭水沟。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可心里隐约有些痛。 
再往前走,来到了昔日曾带给我许多快乐的沙滩,可眼前的景象依然令人伤心,到处是垃圾,到处是不堪入目的白色污染物。儿时堆砌的城堡,早就被这些不速之客侵占了。 
远远望去,还能看见年轻的人们依然不断的在这里扔垃圾。远处的老大爷,却不停在这里寻找他的收获。河畔,我们美丽的记忆,重返,却让我再次不堪入目。 
我带着伤心与垃圾,寻找附近的果皮箱,可被这伫立在街头的物件再次“震撼”了。它如同受伤的老人,拖着病残的身躯,却依然履行着属于它的职责,而那些健康的人们却依然不会光顾它们。哪怕有一步之遥,吝啬的也不将手中的物件“施舍”给它们。 
周末,拿着相机去拍景。本来是很好的心情,可到了目的地却被深深“震撼”了。本来是要拍“小桥流水”,可眼前见到的却是严重污染了的臭水沟。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可心里隐约有些痛。 
再往前走,来到了昔日曾带给我许多快乐的沙滩,可眼前的景象依然令人伤心,到处是垃圾,到处是不堪入目的白色污染物。儿时堆砌的城堡,早就被这些不速之客侵占了。 
远远望去,还能看见年轻的人们依然不断的在这里扔垃圾。远处的老大爷,却不停在这里寻找他的收获。河畔,我们美丽的记忆,重返,却让我再次不堪入目。 
我带着伤心与垃圾,寻找附近的果皮箱,可被这伫立在街头的物件再次“震撼”了。它如同受伤的老人,拖着病残的身躯,却依然履行着属于它的职责,而那些健康的人们却依然不会光顾它们。哪怕有一步之遥,吝啬的也不将手中的物件“施舍”给它们。 
3051    |    0    |    0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