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冬天来了,父亲脚上穿的那双鞋破烂不堪,鞋底也磨了一个大洞,我劝他买一双,他执意要不买。我的心酸酸的,当我感到一丝凉意的时候,父亲可能比我更冷。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星期天下午临走时,我嗫嚅着对父亲说:“这周要交试卷费,再多给我20元。”“哦,那再你20吧!”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对父亲撒谎,我走时,父亲问我还够吗,我低低的说,够了。其实,我很想对父亲说真话,但怕他不会让我买。我心里明白,我要为父亲买鞋。
        当我赶到集市,赶集的人已不很多了,我匆忙来到一家小鞋店,摊主是一位老人,他很和蔼的问我为谁买鞋,我说这鞋是为我爸爸买的。随后,我选了一双带绒毛的解放鞋,和摊主讲定了价钱。来这手里的鞋,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但能为父亲买鞋,撒一次谎,值得。
       周五一放学,我很快的往回走。到了家,当我把这双鞋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他没有多少话语,但我看出了父亲心中的喜悦。这件事虽然微不足道,但我深深体会到了父亲的辛苦。自己整天忙忙碌碌,竟舍不得为自己买一双鞋,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呀,为了我能安心学习。我一定要珍惜父亲的良苦用心,好好读书。
       冬天来了,父亲脚上穿的那双鞋破烂不堪,鞋底也磨了一个大洞,我劝他买一双,他执意要不买。我的心酸酸的,当我感到一丝凉意的时候,父亲可能比我更冷。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星期天下午临走时,我嗫嚅着对父亲说:“这周要交试卷费,再多给我20元。”“哦,那再你20吧!”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对父亲撒谎,我走时,父亲问我还够吗,我低低的说,够了。其实,我很想对父亲说真话,但怕他不会让我买。我心里明白,我要为父亲买鞋。
        当我赶到集市,赶集的人已不很多了,我匆忙来到一家小鞋店,摊主是一位老人,他很和蔼的问我为谁买鞋,我说这鞋是为我爸爸买的。随后,我选了一双带绒毛的解放鞋,和摊主讲定了价钱。来这手里的鞋,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但能为父亲买鞋,撒一次谎,值得。
       周五一放学,我很快的往回走。到了家,当我把这双鞋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他没有多少话语,但我看出了父亲心中的喜悦。这件事虽然微不足道,但我深深体会到了父亲的辛苦。自己整天忙忙碌碌,竟舍不得为自己买一双鞋,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呀,为了我能安心学习。我一定要珍惜父亲的良苦用心,好好读书。
162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