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初春的农家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样的宁静。梁柱上成团的玉米黄得耀眼,预示着去年是一个丰收年。
       这是手磨子,现在已经成了“老古董”,现在家家都有了电动机器,手磨子已经多年不用了,但我依然会想起我小时与妈妈在手磨上磨豆浆的场景,吃着石磨磨出的豆浆饭,感觉特别香。
        这石水缸应该有些年代了,四周磨平的边沿可见它悠久的历史。十年前,我们这里都没有铁桶、塑料桶,所以这石缸是农家必不可少的东西。

       老奶奶坐在沙发上,晒着暖春的太阳,打着盹,是那样惬意,这就是享受大自然,我照相没有吵醒她,我也不忍心打扰老奶奶的这份宁静。

         初春的农家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样的宁静。梁柱上成团的玉米黄得耀眼,预示着去年是一个丰收年。
       这是手磨子,现在已经成了“老古董”,现在家家都有了电动机器,手磨子已经多年不用了,但我依然会想起我小时与妈妈在手磨上磨豆浆的场景,吃着石磨磨出的豆浆饭,感觉特别香。
        这石水缸应该有些年代了,四周磨平的边沿可见它悠久的历史。十年前,我们这里都没有铁桶、塑料桶,所以这石缸是农家必不可少的东西。

       老奶奶坐在沙发上,晒着暖春的太阳,打着盹,是那样惬意,这就是享受大自然,我照相没有吵醒她,我也不忍心打扰老奶奶的这份宁静。

727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