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我望着父母头上的银丝和龟裂的手指还有瘦弱的身体。不觉心.又痛起,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极力忍住以至于泪水没有奔涌而出,但令我羞愧的一幕又忽地从眼前展开。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父母都是勤勤恳恳而又普普通通的农民,每天只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贫脊而又少的黄土地里刨钱,以此来供我上学。但是地实在太少,根本就没有剩余。父母愁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直到最后,迫不得以,父母决定到学校门口去卖冰棒,我听了以后又乐又愁。乐的是母亲终于有一份事干了,愁的却是我若是看到母亲该不该打声招呼呢?打吧,同学们一定会笑话,可不打吧,妈妈该有多么伤心啊!
母亲仿佛明白我的想法,对我说“丫头,别担心,你不叫我妈就是啦!”我羞愧的低下头,一刹那,我看到母亲的眼圈红了。随后,她又像是自言自语:“唉,咱们家要是富裕点就好啦!我也不用去校门口给丫头丢脸了。”我发现我的手上有几滴亮晶晶的不明液体,我不仅又犯起难来了,母亲是这样的善解人意,而我呢!竟为了自己的面子儿不认母亲,她该多伤心啊!泪水在我的眼眶里直打转,我赶紧闭上眼睛,以防泪水肆意漫淌。
母亲果真去卖冰棒了。烈日下,佝偻而瘦小的身影一弯一直地渐渐模糊了。我就那样被同学拉着去了母亲的小摊旁。“喂,快点拿两瓶健力宝。”母亲满脸笑容毕恭毕敬的拿起两瓶习惯性的揉揉腰-------母亲因长期在地里干活而腰肌劳,我一直在那儿,母亲一抬头,望见我,先是一愣,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只对我笑了笑。同学们说:“真是的,拿瓶水都这慢。”母亲听了,红着脸,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听了,心里甭提有多难受了,泪水又一次流出,我只好假装系鞋带,以避免同学看到我流泪满面的脸,往回走时,听到母亲沙哑的声音:“下次再来啊!”我无言,仿佛没有了直觉,直到同学碰我,我才反应过来。她问我:“你认识那个人吗?为什么她冲你笑了笑?”我心里真是难受,不敢承认她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卖冰棒的连一瓶都没喝过,那么热的天,连坐在教室吹着空调的我们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头顶烈日不停叫卖声的母亲?是怎样的力量使她坚持下来的?我想这就是爱吧。我难过,心酸,望着母亲那原本白晢而现在黝黑的脸,龟裂的手掌捏着可怜的几十元钱和干裂的嘴没有一点儿血色!又一夜辗转无眠,一直在流泪。我还是没有决定认母亲,因为我无法忘却今天那个同学高傲的口气,只能忍住折磨,煎熬。今天也没有月色,星星也躲在云彩里睡大觉了,仿佛在谴责我的不孝。唉!
第二天,学校庆六一,母亲一边帮我收拾,一边盘算着今天该到哪里去卖,能买多少,可以挣多少钱。我又难过起来了,冲出屋,一边狂奔着去学校,我忽然听的母亲的声音。我停住了,擦了擦眼泪,不让母亲看到。母亲已经很老了,在没有以前的年轻,拖着沉重的脚步跑起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拿着,一会儿来我这儿拿个好雪糕,我今天新进了一批雪糕,味道应该不错,很多学生都爱吃呢,拿来卖啊,别舍不得钱,我可不想让我的乖女儿被别人笑话呢!”说完,母亲又快步走去,忙着收拾她的摊子去了。我仿佛又想起了母亲一个人推着沉重的冰柜快步去学校-----要知道,从家到学校的这条路十分崎岖而又漫长。我的心如刀割,不敢想象母亲奋力推着冰柜的场景,神情恍惚地到了学校,没有任何知觉的来到了观看的场地,我极目搜寻着母亲的身影,母亲正在和人谈话,今天的生意似乎不错,我与母亲四目相对,我顿时觉得台上表演的节目都是在嘲笑我,太阳也愈来愈热,烘烤着本来就发烫的大地,我不禁又朝母亲望去,母亲正在和一个老师争执着,因为极度困窘而脸涨得通红,低声下气的哀求着,但在我的记忆中,倔脾气的母亲是第一次求别人。母亲因为着急而没有看到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我内心复杂而又着急,我是多么想提醒妈妈一声啊,但昨天同学的议论让我犹豫,我思索着,到底该不该提醒呢?正在这时,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母亲被那辆急速的摩托车撞倒在地上,我彻底崩溃了,泪水肆意地淌着,我冲向母亲,母亲极力站好,对我说:“你快回去吧,别让你的同学看到了。”“妈,我再也不顾了,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妈妈”妈妈脸上露出来欣慰的笑容,但随后又顺着眼角淌下两行明亮的小溪。
以后,凡是同学问我:“你的妈妈就是校门口卖冰棒的那个人吗?”我总会坦然地去回答:“是的,是我妈妈。”
 我望着父母头上的银丝和龟裂的手指还有瘦弱的身体。不觉心.又痛起,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极力忍住以至于泪水没有奔涌而出,但令我羞愧的一幕又忽地从眼前展开。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父母都是勤勤恳恳而又普普通通的农民,每天只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贫脊而又少的黄土地里刨钱,以此来供我上学。但是地实在太少,根本就没有剩余。父母愁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直到最后,迫不得以,父母决定到学校门口去卖冰棒,我听了以后又乐又愁。乐的是母亲终于有一份事干了,愁的却是我若是看到母亲该不该打声招呼呢?打吧,同学们一定会笑话,可不打吧,妈妈该有多么伤心啊!
母亲仿佛明白我的想法,对我说“丫头,别担心,你不叫我妈就是啦!”我羞愧的低下头,一刹那,我看到母亲的眼圈红了。随后,她又像是自言自语:“唉,咱们家要是富裕点就好啦!我也不用去校门口给丫头丢脸了。”我发现我的手上有几滴亮晶晶的不明液体,我不仅又犯起难来了,母亲是这样的善解人意,而我呢!竟为了自己的面子儿不认母亲,她该多伤心啊!泪水在我的眼眶里直打转,我赶紧闭上眼睛,以防泪水肆意漫淌。
母亲果真去卖冰棒了。烈日下,佝偻而瘦小的身影一弯一直地渐渐模糊了。我就那样被同学拉着去了母亲的小摊旁。“喂,快点拿两瓶健力宝。”母亲满脸笑容毕恭毕敬的拿起两瓶习惯性的揉揉腰-------母亲因长期在地里干活而腰肌劳,我一直在那儿,母亲一抬头,望见我,先是一愣,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只对我笑了笑。同学们说:“真是的,拿瓶水都这慢。”母亲听了,红着脸,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听了,心里甭提有多难受了,泪水又一次流出,我只好假装系鞋带,以避免同学看到我流泪满面的脸,往回走时,听到母亲沙哑的声音:“下次再来啊!”我无言,仿佛没有了直觉,直到同学碰我,我才反应过来。她问我:“你认识那个人吗?为什么她冲你笑了笑?”我心里真是难受,不敢承认她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卖冰棒的连一瓶都没喝过,那么热的天,连坐在教室吹着空调的我们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头顶烈日不停叫卖声的母亲?是怎样的力量使她坚持下来的?我想这就是爱吧。我难过,心酸,望着母亲那原本白晢而现在黝黑的脸,龟裂的手掌捏着可怜的几十元钱和干裂的嘴没有一点儿血色!又一夜辗转无眠,一直在流泪。我还是没有决定认母亲,因为我无法忘却今天那个同学高傲的口气,只能忍住折磨,煎熬。今天也没有月色,星星也躲在云彩里睡大觉了,仿佛在谴责我的不孝。唉!
第二天,学校庆六一,母亲一边帮我收拾,一边盘算着今天该到哪里去卖,能买多少,可以挣多少钱。我又难过起来了,冲出屋,一边狂奔着去学校,我忽然听的母亲的声音。我停住了,擦了擦眼泪,不让母亲看到。母亲已经很老了,在没有以前的年轻,拖着沉重的脚步跑起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拿着,一会儿来我这儿拿个好雪糕,我今天新进了一批雪糕,味道应该不错,很多学生都爱吃呢,拿来卖啊,别舍不得钱,我可不想让我的乖女儿被别人笑话呢!”说完,母亲又快步走去,忙着收拾她的摊子去了。我仿佛又想起了母亲一个人推着沉重的冰柜快步去学校-----要知道,从家到学校的这条路十分崎岖而又漫长。我的心如刀割,不敢想象母亲奋力推着冰柜的场景,神情恍惚地到了学校,没有任何知觉的来到了观看的场地,我极目搜寻着母亲的身影,母亲正在和人谈话,今天的生意似乎不错,我与母亲四目相对,我顿时觉得台上表演的节目都是在嘲笑我,太阳也愈来愈热,烘烤着本来就发烫的大地,我不禁又朝母亲望去,母亲正在和一个老师争执着,因为极度困窘而脸涨得通红,低声下气的哀求着,但在我的记忆中,倔脾气的母亲是第一次求别人。母亲因为着急而没有看到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我内心复杂而又着急,我是多么想提醒妈妈一声啊,但昨天同学的议论让我犹豫,我思索着,到底该不该提醒呢?正在这时,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母亲被那辆急速的摩托车撞倒在地上,我彻底崩溃了,泪水肆意地淌着,我冲向母亲,母亲极力站好,对我说:“你快回去吧,别让你的同学看到了。”“妈,我再也不顾了,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妈妈”妈妈脸上露出来欣慰的笑容,但随后又顺着眼角淌下两行明亮的小溪。
以后,凡是同学问我:“你的妈妈就是校门口卖冰棒的那个人吗?”我总会坦然地去回答:“是的,是我妈妈。”
347    |    0    |    0

微信分享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