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一个坚强的家庭
2011-04-04

      他,在2008年因干活得了肝硬化,迫使自己住院,打工的钱全部用于看病了,而自己得了重病都不知道,经青海省人民医院诊断,需要切除一半的肝,后来又东借西揍,马三存的父亲揍足了手术费,进行了切除一半肝的手术,如不切,将有生命危险,虽然他切除了一半的肝,至今也没有恢复,在腰间还挂着排泄袋,他自己也懊悔,恨自己不能承担起家庭的重担,看着村子周围人家都盖了新房(砖房),而自己家却不能,还是住着原来盖的旧房(土墙),家中有四口人,无男孩,有两个女孩,一个上五年级,一个上八年级,在家全靠他的爱人支撑着这个家。

       他个子不高,头发短短的,脸色黄橙橙的,眼神中射出忧郁的目光,这就是他。

      在2011年3月16日下午17:40学校放学,我抽空跟随八(1)班马三存同学回家,天气晴,但还是很冷的,不一会儿她的妹妹也赶来了,在路上和她们姐妹向她们家走去,一路上也很顺利,因路面也是刚铺的水泥路,到她家约2公里左右,我们走着聊了一些关于她家的情况,不一会儿就到她家了,马三存姐妹俩回家这时她的父母在院子一见我到了,非常热情,进到屋内,立刻了解了她父亲的病情,刹那间,本来就行动不便,他父亲又出来迎接我,真是感动万分,他父亲拿出了他当时在青海省人民医院做的CT,当时病情非常严重,在几家医院都检查了,也做了CT,但没有结果,后来才检查出肝病变,只有切除才能解除生命危险,现在他在家,哪都不能去,也不能外出干活,包括家中的几亩田,而他的大哥因病已去逝,而他的二哥也有病,帮他家干活,也无能为力。家中只靠她的母亲里里外外忙碌着。除此之外,她们俩还要上学,因家远,都住校。

     在家门口她们姐妹俩一回家,就要帮妈妈干活,要不然她们的母亲可累坏了,每周只有休息的两天,她们俩恨不得把家中的活都干完,好减轻妈妈的负担,这可能吗?就是这样的家境,她们姐妹俩在学校学习也很好,在班中也是前十名,即使这样,也没有影响她们的学习。

     她的父亲虽然切除一半的肝,但她在父亲面前并没有表现出伤心的样子,而是鼓励父亲在家养好病,不要担心她和妹妹的学习,她父亲就变成了一位在家什么都不能干的人。

他的内心世界也很迷茫,在家中做事情要付出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由于家境的贫困,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营养品,他的病也不会像常人恢复的那样快。而自己的大丫头明年就要中考了,询问马三存父亲病情可是家里条件的限制,也许要让她辍学,不能去完成学业,他心里也着急呀!跟他谈论之际,这是他流露出的真心话。

     她母亲介绍,她父亲的病已经好几年了,目前腰间还挂着排泄袋,不能取掉,因为她父亲还在靠这个排泄,离了它就不行,在家中,家里人不让他干任何家务,只是希望他父亲能早些好起来,但在这三年中,她父亲的病情没有好转的进展,也愁坏了她母亲,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可是一家有一家难念的经,一家有一家的过法,一年的收入除了买一些下年的种子外,剩余的钱就要给她父亲看病、买药等,家中就根本没有积蓄,前几年的积蓄都看病了。不仅如此,外面还有外债呢。

      姐妹俩学习得的奖状马三存同学家住在青山乡青山村,接近沙岱村,是红泉村的入口,房屋的后面就是山,前面有条去年刚打好水泥的路,家中的屋子还是原来的土墙,院子围墙也是如此,当然,她们姐妹俩在学校,也遭到同学们的歧视,但她们没有泄气,自己鼓励自己,不要怕别人的热潮冷语,要坚信自己并不比别人差,别的同学能学好,她们自己也能学的更好。

      她们家是一个坚强的家庭,也是团结的家庭。

      这个故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每个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每个家庭也是不一样的,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们不应该看到别人家穷就嘲笑。我们也不应该自卑,也不应该骄傲,应该取长补短,心胸开阔,才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1287    |    0    |    0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