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残月,群山,车灯,薄雾, ……
我和爸爸沿210国道向秦岭山顶蜿蜒北行。繁星未去,山路幽静,远山如重墨,难辨其形,只见其廓。
一路上除了一闪而过的车灯,能看清的只有群山之中高大的古树——秦岭冷杉,它们披着黄色的外衣尽情在风中摇曳,“沙沙”的风声触景心生,好像我也在飒爽的秋风中慢慢陶醉。挺拔秀丽的秦岭冷杉在车灯的照耀下显得神洁无瑕,好似隐居于此的孤傲诗人,在此把酒临风,谈诗论道,快乐而又自由。
天色见亮, 我向窗外望去,黎明的阳光逐渐洒入大地,天空中没有一片云彩,并发出一种神奇的黛色,那一定是湛蓝深远的天空在展示它宏大的身躯之前的插曲。周围是片片黄叶满身的树林,微风轻拂,黄叶随风摇摆在日光的照耀下如同一片金浪在翻江倒海。
车道两边是一排排成龙的汽车,拥挤的人群暂停了我们前进的路,爸爸看着这疯乐的人群也无奈的玩笑到:“看来早起的鸟儿也不一定有虫吃啊!”冷杉林中,前面的人在树荫下休息,后面的人在追逐嬉戏,这是远方的客人来此游玩。而冷杉也在尽地主之谊,用自己秀美的身姿接待游客,此时的冷杉一点儿也不“冷”,更像一位长者,与自己的孩子们玩闹。人啊!总以为最美在他乡,其实不然,最美的永远是自己的故乡!
穿过人群,时间也来到了早晨,洵河畅快的流淌在山间,在日光的照耀下犹如一条闪耀着的银龙,时而静卧,时而飞奔。河道旁矗立着巨石,像一尊尊沉睡的巨人,默默的守护这里。许久我才从惬意的景色中醒来。平直的大道变成了蜿蜒的盘山公路,茂密的树林也已经慢慢消失了,洵河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周围的山开始变得十分险峻,让人望而生畏。一座座山好像是有人用利剑将,山劈开似的,擎天矗立。 真是“噫吁嚱,危乎高哉”啊。
上午十点,我们终于到达了南山之巅。打开车门清凉的空气席卷而来,瞬间洗刷掉了我一身的疲倦之感。爸爸开始开辟营地,而我拿好相机,便来到秦岭顶边。
向前远眺,山谷之中云雾缥缈好似是一位害羞的少女,用轻纱遮挡了它美丽的面容,云雾变化无穷,不可琢磨,一会儿似一条盘在山间的龙,一会儿好似翻滚的海水,一会又好似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厮杀……向后看去,截然不同的景色映入眼帘:一片金色的海洋,在日光下熠熠生辉、一条银色的丝绸静默在其中,几户人家星星碎碎散落在里面,显得安静祥和。一山之隔竟有两种不同的景色,真是“阴阳割昏晓”啊!
一张张美景被我永远定格在相机中。此时爸爸手拿几颗“红豆”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有些诧异,爸爸见状便笑道说:“这是红豆杉的果子,来尝尝。”我接过爸爸手中的“红豆”,放入嘴中,一阵清甜爆发出来,舌尖中充斥着幸福的味道。此时我不禁感慨到:好一个大秦岭啊!其实,苍穹之下何处无山,何处无树,何处又无景呢?但少用心观景者罢了!
142    |    0    |    1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