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又是一年春,但今年,这个庚子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万物复苏,也希望一切逐渐转危为安,如这春天一般,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春分到了,这天一大早,我就同爸爸妈妈早早的起来,煮了一大锅的汤圆,因为爸爸妈妈说,春分早晨吃汤圆,也是一种习俗,就从元宵节那日吃汤圆差不多,只是意义不同罢了。
吃完早饭后,我用一个碗盛满了汤圆,爸爸削了一把竹条,我就随着爸爸一起去地里,爸爸往地上插了一根竹条,我就往竹条上放一个汤圆。爸爸说:“这叫‘粘雀雀嘴’,也是春分的一种习俗,把这些汤圆插在地里,鸟雀来啄食,把他们的嘴粘住了,它们今年就不能吃我们种的作物了,这也是一种好的寓意。”我似懂非懂的迎合下来,把地里所有的地都布置好了后,我和爸爸才回家去了。
过了几天,妈妈说她要去我五伯母家去采一些香椿,顺便再挖一些香椿苗回来种,我表示我也想一起去。
小的时候我家也种过几颗香椿树,听我妈妈说,这是春天,我还老是困惑,这不是树吗?为什么叫春天呢?后来长大了,查阅了资料才知道,原来是香椿树。香椿树原来也是一棵棵挺拔的大树,只不过后面人们发现香椿树的幼芽,具有独特的香味,后来香椿树上一旦长出幼芽,就被采摘,久而久之,它也长不高了。
到了五伯母在家里后,妈妈就向我伯母借了一把锄头,摘采了一袋香椿芽后,就挖了几株小幼苗,我也跟着一起帮忙,因为我觉得香椿炒鸡蛋也挺好吃的,我也有点馋,嘻嘻。但就像有人不喜欢香菜那样独特的香味一样,也有人不喜欢香椿一样独特的味道。而后,妈妈就和五伯母聊了一会儿天,向五伯母到道别后,我们就回家了。
  今年的春天赋闲在家许久,也担忧着疫情的发展,希望早日度过难关,恢复以前的一片清平。中国加油!世界加油!
39    |    0    |    0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