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在这看似冷冷清清,远离繁华的边远地区,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孕育了一种又一种“仙草”。而最“集所有才华于一身,又吸收日月之精华”的,还属接下来我要介绍的它。唐苏颂说:"生湿地,山谷阴处亦能蔓生,叶如荞麦而肥,茎紫赤色,江左人好生食,关中调味之菹菜,叶有腥气。”故称鱼腥草,俗名为“折耳根”。
  春天,“佳木秀而繁阴,野芳发而幽香。”而最博我眼球的还是那田梗上的美味“仙草”。
   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它的存在,而那时对它的认知只停留在它是饭桌上必不可少的佳肴。小时候,妈妈总是带我到田坎上去众里寻它。春天是“折”它,夏天是“采”它,秋天去“赏”它,冬天则是去“挖”它;总是期待挖出来的会是什么“宝藏”?原来它的茎呈扁圆柱形,扭曲,表面棕黄色,且纵棱数条,小节明显,下节上有残存须根,这些“扭曲”又有“结巴”的东西,在菜桌上总是被一端出去就一扫而空。
   现在我对它的认知早已一改从前,不再只停留在饭桌上了,而是更关注它的“才华”。鱼腥草是中国药典收录的草药,草药来源为三白草科植物蕺菜的干燥地上部分。夏季茎叶茂盛花穗多时采割,除去杂质,晒干。鱼腥草味辛,性寒凉,归肺经。能清热解毒、消肿疗疮、利尿除湿、清热止痢、健胃消食,用于治实热、热毒、湿邪、疾热为患的肺痈、疮疡肿毒、痔疮便血、脾胃积热等。
   这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鱼腥草,总是在田埂上,在山坡上,在山谷阴处无拘无束而又永不凋零。此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从古至今,它都在不同的领域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在美食这一领域,吃起来极其鲜美,鱼腥草的腥气如后泥土的清香,有种面朝田园万亩青壁的感觉;在医药领域,清热解毒无不想到它;而在我的世界里,它也是思念的纽带,回忆的寄托。
216    |    0    |    2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