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人们常说:天上的仙人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从字面上看,我觉得烟火应该就是人间的柴火饭吧。这样想来,仙人连柴火饭都未品尝过,也真是一大遗憾啊。
所谓柴火饭其实就是用锅灶柴火做的食物。从古至今,用锅灶能做的方式一直都未曾变过。但是在科技发达的如今,电磁炉、电饭煲、煤气灶越来越普遍,柴火灶也逐渐减少,人们逐渐忘了做饭的本真。
柴火灶台越来越少
奶奶喜欢吃柴火饭,更喜欢用柴灶做饭。在童年的印象里,奶奶总在夕阳的余晖里牵着老水牛回棚,一边走一边拾路上的柴,我刚站在家门口,满眼期待地迎接她。奶奶总是满脸笑意,她将牛安顿好后便开始升火做饭。她受煮粥,准确来说是“炖”粥,她会煮很久很久,煮到后面,奶奶也不停火,也不回柴,就在灶后坐着,把我放在她的膝盖上,看着灶里的水火,麻利地给我剥南瓜米吃。我们就这样在弥漫着米香中等着在远处干活的爷爷回来。
爷爷走路脚步声很大,以至于还没到家我和奶奶都听到了。这时,奶奶便后起身开始盛饭,我便躲在门后,对奶奶说:“奶奶,我藏在门后吓爷爷,你可别告诉他。”奶奶总是笑着点点头。但是爷爷还没进门,奶奶便对他讲:“你孙女又躲在门后吓你呢!”爷爷听了这话,便将门推过去,冲我笑:“你就没吓到我哦!”我总是嘟着嘴从门后出来:“奶奶,不是让你不要告诉爷爷吗?”奶奶哈哈大笑:“我忘了”。“你怎么老忘?”“下次不会了,下次准记得……”。
那时候的岁月,可真称得上是静好。
传统工艺在慢慢丢失
后来我上小学了,奶奶便在镇上租房照料我。在镇上不能用柴灶做饭,只能用电用气,奶奶从没接触过这些东西,爸爸教了很多遍她才学会。刚开始的时候,我回来饭菜都还没做好,奶奶总是歉意地说:“孙女儿,我不是很会用啊。”那会儿觉得无所谓,可是次数多了,我便不耐烦了:“你怎么老这样,我迟到了怎么办?”奶奶嗫嚅道:“下次不会了,下次不会了……”
奶奶学会以后,就再也没有这般状况了。我回来饭菜都早已盛好,奶奶总是问我:“好吃吗?”我总是敷衍地回答:“挺好吃的,还可以。”说完这话,我从未注意到奶奶眼底的失落,她总是絮叨道:“用电饭煲蒸出的白米饭和咱在老家用柴灶做的饭那是差远了,炒菜用的那个锅,那么小一个,炒都炒不好,还是用柴灶好啊……”我总是安慰她:“没什么差别,我觉得一个味儿呐”。
后来啊,爷爷奶奶都生了重病,在我十一岁那年永远地离开了我。我便去了离家更远的地方读书,常年不回去,也许是没什么牵挂了吧。
我每天都在饭店里吃着可口的饭菜,可是吃着吃着就觉得难以下咽。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也说不清。直到某一天,爸爸打电话告诉我老家的厨房被拆了,我忽然想起奶奶,想起她的柴火饭。
我抽出时间回了一趟阔别已久的老家,却是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原来是厨房的位置早已是杂草丛生了,尘封的回忆又再次被开启,一幕幕回忆在脑海里重新上演,苦涩的滋味涌上心头。中午我便到亲戚家吃饭,亲戚家也是柴火灶,饭菜端上桌的那一刻,我想起奶奶也是这般为我做饭,为我端菜!饭菜的味道是可口的,但与奶奶的相比,还是差远了。
电饭煲蒸出来的饭总是感觉差了点
后来老家又重新修建了厨房,并砌着一个柴灶,爸爸说:“咱人少,用电做饭就好了。”我总是回答:“用电器做的饭没有柴灶好吃。”我的手艺并不算好,每每做难吃了,便会想起奶奶,奶奶做的饭永远那么可口。
奶奶,您说死去的人都会变成天上的星辰,可我不想让您变成星辰,我只想您陪着我,给我做柴火饭,您说过您要看着我长大,一直给我做好吃的柴火饭,可是,我已经长大了,您又到哪里去了呢?
现在很少吃到柴火饭了
111    |       |    1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