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猪肠子”的味道 优秀奖
2019-06-09

厨房里油被炸的爆裂的声音传来,香味不断从厨房窜到我的鼻中。锅内散发着缕缕白烟,然后被飞舞的勺子一击打碎,洒在了满是油垢的墙上。附着在奶奶的衣裙上。
    它被摆上餐桌,品相实在不好看。我大胆的尝试了一口,在冲击我的味蕾时,我感受到了它那比肩美食之王的魅力。
    猪肠子除了可以用油炸着吃,还可以用来灌灌肠,这种做法可是我们农村过年时餐桌上不可缺少的一道菜。
那天早晨我是刚回老家没多久,怀念的地方都想跑一遍。又看到奶奶拿着几个不算长但又很漂亮的竹筒往塘边去。我也是循着好奇跟了过去。青青的茅草夹杂着露珠显得格外柔弱,打湿了我的脏脏的裤脚。我跑在最前面,记忆领着我到达目的地。只见奶奶支起俩根稍稍细些的竹子来,牢牢的插在地上。架起稍大的竹筒。拼接,打扣叠加,一气呵成,非常熟练。然后远远一道人影,提着一个篮子,明显是朝我们来的。
     记忆告诉我她是我小时候认得的人,奶奶特意告诉我要叫她什么。但我始终没叫。我尚不知她们到底要干什么。只见她们拿出篮子里的东西,刹那间,腥味漫天。我的胃一下就翻江倒海了。我很清楚那是猪肠子,是猪排泄粪便的……。奶奶先是翻过肠子套在竹筒上再套住那漂亮的竹筒。往肠子里填充食料。我起初以为那简直在浪费食物,因为食物和肠子我实在无法想象。奶奶却累的满头大汉,看来是个细致活。俩人必须时刻注意肠子不破裂,期间还要注意食料在每个阶段填充的分量,切不可一段粗一段细,也不能让食料在一个阶段太过单一,一定要均匀。我在远处观察着。奶奶一边填塞食料一边灌水,水也很奇怪的从竹筒另一头流出。流出的水,油花漂在上面。本想在探探竹筒的奥妙,但我的胃实在受不了了。便早早回家了,一路嘀咕到:如果这是食物,我说什么都不会吃这个的。
     但现实是,我接受了这个我曾认为的不可接受的食物。我们这里人叫它灌肠。那是过年餐桌上不可少的味道。
175    |    0    |    0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