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缱绻辫子情 铜奖
2019-06-07
家中文化传统
                    缱绻辫子情
  在我整个记忆中,似乎总能看见奶奶辈的人胳肢窝下夹着一捆麦秸杆,坐在木凳上,从中抽出几支,一根又一根的往上续,上午一晌就可以编上七八圈,一圈就有人伸开胳膊那么长。而这一条,在农村却十分廉价,原因是当时几乎整个村子人人都会掐辫子,甚至邻居家的小孩儿一天也能掐上一条。
    小时候,我跟着外婆和村子里另外几个老奶奶坐在一块儿,看着她们神奇的把一条条麦秸杆掐成辫子。渐渐地,在几天的闲聊之后,我也与她们熟捻了起来,她们也会常常拿我来开玩笑:“你现在看我们咋弄,你也学着,长大了也是一门手艺。”而这时,我总会双手一搂,头扭过去,“哼”的一声:“不弄,弄这东西没一点意思。”她们就会笑着,我的外婆也笑着看着我,只是那饱经沧桑的眼中仿佛多出了些什么。
    星期日,我因为要回老家,有幸再看外婆掐辫子了,外婆从自己的旧布袋中把小麦杆拿出来,从中抽出几根,用小刀削掉旁生的枝节,取出较长的一根,再将另外两根往上压,一个压一个,之后将较长的那一根往上折,这样一直重复,等一根快没了的时候,再取出新的一根补上去……外婆将第七根补上之后,还对我说:“掐辫子只能用七根,多一根,少一根都不行。”把最后掐好的辫子拉几下,这一条算完成了。
    就这样,这比筷子还要细的麦杆,在经历了一位老艺术家的皴擦点染之后,变得旖旎,变得葳蕤了,外婆笑着将掐好的辫子递给我,我小心地接过来,细细地,轻轻地观察着:从几根毫无生机,麻木不仁的麦秆变为了如一条盘成了六七圈的长蛇,我问外婆小麦杆那么硬,而且长短都不一样,为什么还可以掐成这么长的一条辫子。外婆摸着这没有丝毫旁逸斜出的辫子,笑了:“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连这手艺都不会了。咱啊,得先把提前挑好的麦杆用水泡软,再拿出来晒干,不要晒太干,得拿毛巾包着,不然编的时候容易断。”我恍然大悟。
    然而现在,城市越来越发达,许多农村人因为这门手艺不挣钱,都放弃它,到城里生活去了。有时回农村,也不再有当初一群人坐在一块儿掐辫子的场面了。不过还好,自从前几年,掐辫子被列入非遗后,才从低谷中走了出来。
    抚摸着刚掐好的辫子,缱绻之情油然而生。
24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