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有一种亲情是菌香 白金奖
2019-04-22
其他
乡村六月一场甘霖如期而至,看那潮湿的覆着落叶的松土上,遍布着星罗棋布的菌子,或大或小,或艳丽或普通。而最让我难忘的是那不起眼的黄丝菌,嫩黄嫩黄的,散发出诱人的缕缕菌香,但那却是儿时记忆中最美好的味道,至今都让我牵挂的味道。
几天小雨过后,这种名为黄丝菌的菌子,正以细胞分裂的速度疯狂滋长,这得益于潮湿的泥土和适宜的温度。深山,一簇一簇的黄丝菌散落在山坡各处,它们呀,像害怕孤独似的,围成一个个“小团体”。远看像是几只小雏鸡扎堆觅食。黄丝菌没有牛肝菌的厚实肥嫩,没有猴头菌的疏松多孔,它是从上至下成丝状连接,约食指长短。侧看,形如银杏叶般。俯看,菌盖如银圆大小,滴溜儿圆,黄橙橙的菌盖约5毫米厚度,皮光滑且有白色的圆圈,边缘有参差小口。如扇脊的菌褶层层密布,连至菌杆。奶白色的菌杆,有的直挺有的弯。细嗅,甜丝丝的果子味与干果香窜入你的鼻尖,惹得你垂涎三尺。这种菌子,与辣椒同炒,入口便叫你难以忘却。若做成菌汤,乳白色的汤配上葱花,其鲜定让你回味无穷,真是“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啊!”这种味道不仅是儿时让我最难忘的味道,更是一月归家一次即将成年的我最思念的味道,而这种思念只有喝一口菌汤才得以抚平。
每年这个时候,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出动了。人一多,菌子就不容易捡到了。我的爸爸妈妈都出生于农村,文化水平不高,可身上的那股坚韧劲儿、憨厚和勤劳的确是让人敬佩。即使山上的菌子少了,但爸爸妈妈还是会去捡菌子,以此来补贴家用,他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挣钱的机会。
在那段日子里,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不是收获菌子的喜悦,也不是菌汤的诱人香味,而是父母与时间斗争,与太阳赛跑的辛苦奔波。每天早上五点,父母准备上山采菌,他们知道林子里早上人少,迟一点,就意味着今天可能一无所获。带上几个馒头,一瓶普通的白开水,而我总是会悄悄塞进两个苹果。然后爸妈就背着竹篓上山了。
每每到了傍晚,我都会在家门口,盼望着父母回来。每当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两个人影,我知道那是爸妈摇晃的身影。一回到家,爸妈便瘫坐在门槛上,满脸疲倦。我看着塑料袋里啃的只剩下一半的馒头,空空如也的水瓶,但一口都没舍得吃的苹果,不禁眼底泛酸。的确,在十多年前,苹果也确是稀罕物,这些不易得的好东西,爸妈总会留给我和妹妹,他们即使再渴再饿也不舍得吃一口。其实,这几年,苹果已经很平常了,可父母仍然保留着这个习惯,把他们认为的好东西留给孩子。我知道他们定是走过了无数条小路,穿过了许多树林,翻越了重重大梁;我知道他们就着凉水,艰难吞下干硬馒头的艰涩,背着重重的竹篓翻山越岭;我还知道那天傍晚回家时,一场大雨淋得他们措不及防,匆忙回家时看见几个黄丝菌还不忘捡回篮筐,雨水给打在身上,我知道那种透入骨髓的寒凉。父母靠的是什么支撑着他们?是顽强的意志,是拼了命的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他们的孩子啊!爸妈拼命的挣钱,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我想:我惟有努力学习,方不辜负父母的付出与厚望。
缕缕菌香,承载了一段浓厚的亲情。我知道来年六月,菌子悄悄出土,而我也在渐渐成长……
18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