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屋内一片翠叶青珠 金奖
2019-04-17
令人感动的回忆
  进院,单调的瓦片、水泥墙架成简单的房子,仿佛毫无生计的小院,却只因一片青而翠的荫而显得有了家的温馨,是一株葡萄树,是一面青盈盈的葡萄叶,是几串绿油油的葡萄,看着似乎蕴着酸涩的未成熟的果子,乍一尝,很甜,以为外表只是它最为高明的伪装,但细细品尝过后,甜中却又带无法言喻的苦涩,事实上,那似泪般的苦涩,才是他的原味……
                                                     ——题记
  一进老家的大院,是爷爷和奶奶种下的许多的花花草草,其实并不是什么名贵的植物,价值上也许比不上什么“高级”的花草,但在姿色上,却又似乎略胜一筹,天一回暖,应时节的花已早早宣扬自己的魅力,阳光毫无保留的倾泻下来,哪些花草又能耐得住一冬积攒下来的寂寞?故争奇斗妍的花园从来不会显得单调。
  但虽说东风花柳逐时新,但从来都只是零零散散的摆在墙边罢了,而中间最肥沃的一片饶土,是爷爷奶奶种的青葡萄树,那树树皮摸上去十分的苍老和久远,,一道道仿佛撕裂般的干枯的树皮,一片片生机盎然的新叶,两者相合,没有想象中的违和,反而展出时光的痕迹,那株葡萄树就像爷爷一样,是家里曾经的主心骨,看上去像支起了这一片繁荣的翠叶青珠,高高在上,但真正的愿憬,还还是为后人遮挡住炽热的阳光。正是那株葡萄树,像爷爷一样,带给了我儿时所有的心安。
  仔细想想,那树是一定比我还要“年长”不少的,因为从小对夏秋季的记忆里都充斥着早熟的葡萄的香甜气息,那时给邻居家送葡萄的任务总是交给我和表哥,手中提着藤条编的篮子,里面馥郁的果香无比诱人,悄无声息的滑进鼻腔,自己哪怕早已忍不住葡萄的香味,也要在勉强能自制的情况下加速前进,唯恐控制不住自己。小儿喜糖,每每送去葡萄,到回来时手中总会有一些水果糖或一两包糕点,像是对自己“坚守本心”的犒劳,回到家时也总是笑眯眯的,正是那株葡萄树,像爷爷一样给了我儿时所有的甜蜜。
  但那株葡萄树,却也像爷爷一样,给了我儿时所有的悲伤……
  在树下哭泣时,树荫总像温暖的大手为我挡去风雨,但我总会哭的更厉害,因为,它像爷爷……
它像爷爷为我遮风挡雨;它像爷爷为我带来心安;它像爷爷为我带来甜蜜和快乐,它像爷爷,像爷爷……
  原来我其实也会傻傻地想象自己经历过,傻傻地想象爷爷的眉眼是多么和蔼,傻傻地想象我们站在葡萄树下,傻傻地想象爷爷一定会给我讲让我毫无头绪的题目……毕竟他可是兰州大学的高材生啊,毕竟他可是县重点中学的生物老师啊,毕竟他可是我那最慈祥,最和蔼,有着最宽厚、温暖怀抱的……我的爷爷啊!为什么病魔缠绕了这个一辈子尽责尽职的好老师?为什么他走的那么早?走得那么痛苦?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他一面的机会?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感受来自他的爱?为什么我只能从别人的叙述中来了解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呀?啊?
  又为什么,他这辈子,没有做过我的好爷爷……
  又为什么,他给我留的最后的最后,仅仅是那一株,年迈的却给了我整个童年的那株葡萄树……
  每每回乡,第一眼总是那一片翠叶青珠……
33    |       |    1



总数:1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