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在高速发展的现代,陕北筑起了一座座摩天大楼,现在再去陕北,很少能再看到红色的高粱,黄色的小米和圆拱型的窑洞了,只有那偏远的乡村里,才找得到那被我们熟悉的老陕北。
  刚一进村,就看到了富有特色的窑洞,这让我喜出望外,看着它久久不走,奶奶乐得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哎呀呀,这女子,一个土窑窑,看它作甚?村里到处都是,够你看的,快走吧,后面还有更好看的哩!”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继续前进。 我们走着,妈妈突然停下来,指着不远处:“你看,这不是好看的?”我望过去,真的,右边的土地一片热情的火红,秋风吹来,翻动起温柔的红色波浪,奶奶看了一眼,点点头:“高粱又成熟了。”这就是高粱么?这就是莫言先生笔下的红高粱么?这么热情美丽的植物,生长在粗犷火辣的陕北,就像鱼在水里一样合拍。我看了看,问奶奶:“高粱好吃吗?”奶奶摇摇头:“你们小孩子吃的都是大米,哪吃过这东西!又干又涩,当年吃,不过是为了不饿死罢了。”“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为什么还要种?”奶奶一时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也就被搁置下来了,现在想来,可能陕北的人们对高粱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感吧,高粱和陕北人一起生活着,像患难后的朋友,再说了,没有了高粱的陕北乡村,也是残缺的啊。
  奶奶家在东面,要过去,还得跨过一座小山,山路很陡,我和妈妈走得很慢,奶奶和爸爸却如履平地,健步如飞,山里一直回荡着清脆的鸟鸣声,还有啄木鸟钻木头时笃笃笃的声音,正走着,路中间突然窜过一个动物,看着像鸡,羽毛确是鲜亮的红色和深沉的蓝色,阳光从树的间隙落下来,它泛着光的羽毛格外动人,还不待我细细欣赏,它早已一溜烟钻进了树丛中,爸爸也看着它:“这是野鸡,小时候经常见的,现在却不怎么多了。”我四处张望着,看见不远处有一座二层的小别墅,我指给爸爸看,爸爸也惊讶了,奶奶倒是见怪不怪:“这有什么,咱们这山村环境好,那城里人都来玩,总得有住的地方,那是李老六家盖的什么来着......”我忙说:“是宾馆吧?”奶奶拍拍脑门:“对对对,就是宾馆,现在国家提倡生态旅游,现在村里还有农家乐和打枣场呢!”
  少时,下了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枣树林,油绿的叶子下躲藏着鲜红小巧的枣儿,一片延绵的绿色,一派丰收的喜气,枣林的主人看来亲切极了,她穿着蓬松的薄棉衣服,一笑眼睛就眯成一道缝,她看见我,马上摘了几颗又圆又大的枣子让我吃,我端详着手里的枣,只见枣上还挂着水滴,一口咬下去,甜蜜的汁水立刻充盈了口腔,枣肉脆脆的,薄薄的枣皮沾在舌尖,枣子咽下去了,浓浓的枣香却仍在舌尖徘徊,这一颗陕北枣,让我几乎对其它的所有枣都失去了兴趣,这就是所谓“家乡的味道”吧。
  晚上从奶奶家出来,对面山上的人家都点起了灯,或白或晕黄的灯光连成一片,在浓黑的夜色中连成一片茫茫的星空,诉说着这深山小村恬静悠闲却也富足安乐的诗意情调。
  有红色的高粱,有圆拱型的窑洞,有顺应现代发展的农家乐,有成片的枣园,有可爱的人们,这深山的小村,就是我心中的“桃花源”
就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恋你,可爱的陕北小村。
86    |    1    |    0



总数:1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