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原来天空并不遥远 白金奖
2018-10-23
 
初识益博,是在一个作文培训班。
他是我的同桌,留着平头,身材短小,又有些消瘦。皮肤古铜色,很简朴的模样,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让人想起西湖。人很干净,常穿一件白色衬衣,衣服后面有个大大的图案 红色的字母“B”。
一次,一个九年级同学对一道数学题百思不得其解,抓耳挠腮地问其他人。益博起身看了一眼,拿出一个本子飞快演算,又几乎同时和其他人说出一个数字,这过程只不过区区半分钟。
我惊奇地问他:“你几年级?”他淡淡地说:“八年级。”
“那很厉害啊,九年级题你都会!”我感叹。他微微一笑,也是与他相处中的初笑。很灿烂,就像温暖的阳光洒在心田,他洁白的小虎牙调皮地探了出来。
魔方这种玩艺,我实在玩不了。可益博却玩得极好。 那小小的,正方形的怪盒子在他的手中简直囊中物,只消几十秒,一个毫无规律可寻的魔方,在他的手中就成了“出厂”时的模样。那时候,只要一下课,他就掏出一本关于魔方的书 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同时,又拿起魔方在手中摆弄模仿。我看见书的封面有“图书馆藏”的印章。
关于益博何时来到补课班,又何时离开,大概只有看门的大爷知道了。两点上课,我一点半来,他趴在书桌写作业,我一点来 他也在桌上看书。每次放学他都要将该问的题问清楚才离开。学校门口停单车的区域,几乎班里所有骑车来的都停放在那里,可我从未见过益博的单车。每次,他都要拐进一个巷子里 ,几分钟还不见出来。
 
少华是个九年级的学生,家里条件十分优越,父母都在国企工作。尽管如此,他父母还是挂着“贫困党员”的头衔去争取每月补贴。每次放学,他父亲都会开着凯迪拉克接他回家,十分让人眼红。
那天,少华来到益博身边,故意将钢笔墨水甩到益博的衬衣上,洁白的衣服上多出一道蓝色的墨痕。接着,他嘻皮笑脸地大叫:       “哎呀!益博,真对不起啊!你刚才怎么不躲一下!”
他这一喊,让全班二十几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位白衣男孩的身上。益博没说话,甚至连表情都没有,继续看着书。
“呀,益博!你奶奶的身体可好啊!”他的声音更高了。益博站起身来,挤开围观的同学:嘟囔着“借过,借过…”就冲出门外不见踪影了。
“你凭什么欺负人!”我喊。
“吆,你还不知道啊,他爸瘫痪在床,他妈妈跟人跑啦!现在他跟他奶奶住!”
“那又如何?”
“他穷啊,迟早要交不起学费!哈哈…”
半天,我才从那字里挑出字来:原来这“钱”是何等重要的!原来有钱人注定要比穷人高等的!原来一切都是要用钱商议的!钱!
 
我出去寻找益博,发现厕所里传出轻微的啜泣声。待打了上课铃,那人走出来 我赶紧跑回, 最后一眼瞥见了洗手池边一个鲜艳的子母“B”。
上课时,随着“吧嗒”一声,一个东西从益博的口袋中掉出来了。益博慌忙滴把它捡起来,看看周围人,又小心翼翼地双手捂住挤进书包,这才缓了一口气,若无其事地听课。
而我却从他的指缝间 看到了隐隐约约漏出的几个字母:Nokia(诺基亚)
我鼻头一酸,把眼泪忍了回去:这该死的自尊心!这不公道的命运!
 
开始写课堂作文了,主题是“梦想”。我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益博:“你的梦想是什么?”他思考了一会儿,说:“做律师。”
“为什么?”
“因为可以帮穷人打官司啊。”他不假思索地说,“而且……”这一句话,他终是没有说,我也不好问了。
“律师会很难考吧?”
“天空再高又如何?踮起脚尖就更近一步。”
放学后我终于见到了他回家的方法:他拐进巷子后,推出了一辆极破、生锈的大轮自行车,车前有个小框。他蹬上车后艰难地在车水马龙中挣扎,那个大大字母“B”含在人流、车流中鲜艳的闪耀着,并且永远不会熄灭。我仿佛看到了二十年以后的他,穿着一套西服,仍是这辆儿时的单车,在人生的这条路上缓缓而驰,生如夏花。
天空再高又如何?踮起脚尖就更近一步。那么我又在哪条路上何去何从?我的天空又会多辽阔?
原来天空并不遥远。
510    |    3    |    5



总数:3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