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阳光毒辣,烘烤着大地。万物慵懒的样子,好大的松树此时也耷拉着枝儿,毫无气力。远眺操场,唯有几簇模糊的、成团的黑点。
  忽然“哐啷”一声,“福程捡一下球!”福程急忙从草坪上站起来,眼盯着滚过来的篮球,匆忙向前冲过去,把球捧起来,小跑到篮球场交给他们,才又回到隔着跑道的足球场草坪坐下,“观赏”着篮球赛。
    看着看着,他不知因何而笑了,他笑起来一边嘴歪着。几串汗滴从平头发隙中流出来,尝到嘴里咸咸的,他挤了一下眼睛,又笑了。
   反复几次,四个个穿篮球服的男生走过来。一个穿红色篮球服的男生掀起衣服擦了擦脸,又把福程的水夺过去咕噜咕噜半瓶下肚。临走时他大喊“福程,你越来越帅啦!” 随即同行的男生一起哈哈大笑,看都没看福程一眼。福程听到这话又笑了,笑地更灿烂了。
  福程比我们都大,也高,可惜是个“傻子” 。据说,他五岁那年出过一次严重的车祸,伤及神经。
  那天雨夜,雨下地极凶,严重到要出动吊车救出被困车辆。我没带伞,只能硬着头皮跑出去。我身上湿透了,衣服浸满了雨水,沾在身体上。跑着跑着,忽然感觉不到了雨点的冲击。莫非是雨停了?谢天谢地!我抬头一看,黑轰轰的,一片黑布。我顺着黑布向后看,是一把伞柄,福程的脸跟着露了出来,他挤着眼,边拱鼻子边歪嘴笑。
   第二天,我因“碍于面子”——谁要和“大傻”说话!——写了一张纸条放他桌上,写着“谢谢你”。第三节课,我的纸条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我百思不得其解。偶然间我看到纸背潦草,歪歪曲曲地写着“没关系”,后面还有一个大圆圈,四周有竖杠——这是最简单的太阳的画法。
   忽然间我心生惭愧。
   春日,本应是“阳春三月”,谁料黄沙漫天。一早上,黄沙就铺天盖地而来,我止不住的咳嗽,只能在车站捂住口鼻。
   在朦胧间我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一瘸一拐才走了过来,背了一个大书包。是福程,他到车站看见我,连忙从大包中掏出一袋医用口罩,从中取出一个递给我,还咧嘴笑着。我问:“你怎么不戴?”
   他理所应当似的回答:“我只有两袋口罩,本来就不多,我戴了那没戴口罩的人怎么办。”
  “你拿口罩就要给没口罩的人?你傻啊!”
  福程嘿嘿一笑,没说什么。  
  旁边还有认识的同学。为了避免被认为“与大傻交情好”, 我只能加了一份不耐烦的语气:“你等八路车?”
  “4路!”
   巧了,我也搭4路。“那就一块等!”
   正说着,远望见一辆公交车缓驶而来。福程一看,是3路!然后赶忙离站牌远远的,也叫我过去。
  “你干嘛?”我问。
  “你坐3路吗?”
  “不是啊。”
  “如果司机叔叔看见你离得路边儿近,他就以为你要搭车!”
  “那又怎样?”
  “耽搁司机叔叔和乘客的时间啊!” 他瞪大眼睛万分惊惶地说。
  这次轮到我了。我没说什么,拉着福程走开车站。看来车是搭不到了!
  他只是跟着我走,还要牵着我的衣角怕走丢了。他好奇地打量街边的一切,仿佛从未见过。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有一辆拐弯的车为我们让道,让我们先行。我一时感觉走不动了。我回头看,原来是福程一边拉着我的衣角,一边向那辆车主深深鞠了一躬,才走。
   忽然间我的眼角湿润:凭什么福程是“傻子”!
  那是不是可以像《命若琴弦》中老瞎子的回答那样:就因为他是傻子!
  换个角度讲,如果十万人中就有一人是先天或后天造成的“傻子”,那么在这十万人中,上帝选择了福程,而我们成功逃脱了这十万分之一的噩运;或者说,我们拉了福程做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人的替罪羊,正是因为福程,我们这些人才得以幸免!退一万步讲,福程是我们的救世主,挽救了我们的命运,将它们扳回正轨。那么,我们是否应像对待恩人一样亲热地对待福程?
  而我看到更多的是幸免后的张狂愚妄,与薄情冷酷。
  其实福程不是傻,他只是太好、太好了。
  事至如今,我也只能愿他福程吧。 
350    |    1    |    3



总数:1 当前在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