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冬天,一个寒冷的季节,望着窗外的滴水成冰,家中的水管被这寒冷的天气冻住了。家中的每一滴水都变得无比珍贵,几乎连洗脸的水都没有了。无奈之下,只有再次启用我们家的那口老井!

    这就是我家的那口老井,它已经被爷爷建起了有二十几年了。经历了数年的风吹雨打它依然矗立在门前,我不禁佩服它的坚强。 

   如果想用它压水,必须还要向里面倒一些水,然后不停的用杠杆上下的压,就是所谓的做机械运动。但如果你压得的方法不对,过快或过慢,那样不仅压不上水,而且还会使你到进去的水白白的浪费。所以压水也是讲方法的,就像我一个手往进倒水一个手压都能压上水来,可爸爸压水却需要有个人专门的为他倒水。   

      瞧!爸爸正在压水呢!别看那区区的一个空桶,要想用井把它压满,可得费个劲呢!

     一压的水多,你的两个胳膊就会感觉酸疼酸疼的,因为你压水时要用力将水从地底压上来,所以比较费劲。

     正因如此,每次一到早上压水的时候,我不是说自己肚子疼要上厕所,就是说作业太多,写不完,总会找一些理由不去打水,妈妈说我懒得筋疼!

     不仅用井压水很费劲,并且压出来的水不是那么的清澈,是黄色的,看着都吃不进去,所以井压上来的水只用于洗锅,洗衣服等。

   但仅管如此,看着自己辛勤打上来的水,心里有了一些欣慰,自己也算为这个做了一些有用的事。更让我懂得了水的珍贵,以后会尽量节约用水。

    冬天,一个寒冷的季节,望着窗外的滴水成冰,家中的水管被这寒冷的天气冻住了。家中的每一滴水都变得无比珍贵,几乎连洗脸的水都没有了。无奈之下,只有再次启用我们家的那口老井!

    这就是我家的那口老井,它已经被爷爷建起了有二十几年了。经历了数年的风吹雨打它依然矗立在门前,我不禁佩服它的坚强。 

   如果想用它压水,必须还要向里面倒一些水,然后不停的用杠杆上下的压,就是所谓的做机械运动。但如果你压得的方法不对,过快或过慢,那样不仅压不上水,而且还会使你到进去的水白白的浪费。所以压水也是讲方法的,就像我一个手往进倒水一个手压都能压上水来,可爸爸压水却需要有个人专门的为他倒水。   

      瞧!爸爸正在压水呢!别看那区区的一个空桶,要想用井把它压满,可得费个劲呢!

     一压的水多,你的两个胳膊就会感觉酸疼酸疼的,因为你压水时要用力将水从地底压上来,所以比较费劲。

     正因如此,每次一到早上压水的时候,我不是说自己肚子疼要上厕所,就是说作业太多,写不完,总会找一些理由不去打水,妈妈说我懒得筋疼!

     不仅用井压水很费劲,并且压出来的水不是那么的清澈,是黄色的,看着都吃不进去,所以井压上来的水只用于洗锅,洗衣服等。

   但仅管如此,看着自己辛勤打上来的水,心里有了一些欣慰,自己也算为这个做了一些有用的事。更让我懂得了水的珍贵,以后会尽量节约用水。

232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