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今天是正月初八,天刚亮不久,楼下就已经非常的“热闹”了,因为今天家里要办上梁酒,所以来了好多人为这次酒席而帮忙。她们都栓这围裙、罩衣,切菜、炖肉、烧锅等等。就为这次的酒席,大家都很早的起了床来帮忙,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了,所以忙活好一会儿了,我们才炒菜做饭吃呢!也真是辛苦大家了。

      不久后,大家都吃饱了饭,各自忙活着。我不自觉地走到门口,看见好多叔叔们都走过来走过去的忙着。我走近一看,发现这院坝里放了好多张桌子。“砰”地一声,这里的一个叔叔一把把扛在背上的桌子放了下来。身后不知是哪个叔叔在对我说:“来来来,小朋友,让一让啊!”哦,原来这里是要盖棚布啊。他们要把这棚布的两边都拴在二楼和院坝边上的大树上面,因为,这棚布的下面要摆酒席啊!

      这一愰的,就到上午九点多了。看看厨房,阿姨们都忙得焦头烂额的。再看看院坝,已经来了好多的亲朋好友们,他们都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这时,哥哥又拿了好多的烟到院坝边口,他这是要去给那些刚刚来的客人们上烟啊!不远处,我看到了外婆他们 也来了,而且还抬着一块崭新而漂亮的匾向我家走来。叔叔们小心地把匾放了下来,还插上了电,那块匾便亮了起来,放着喜庆的歌儿。大家都笑了,围坐在一说说笑笑。

      快到中午了,院坝前面的大路上基本上都没有客人了,说明大家都来得差不多了。酒席快开始了,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所有人的都被一个手拿话筒的老爷爷的声音给吸引了,他就是这次酒席的主持人。原来接下来就是要进行赞匾,这时候,舅舅拿起了话筒,对着那块匾念了好几句的赞匾吉言呢!舅舅刚刚才说完,我那个调皮的一岁表弟也起了劲儿,在外婆怀中嚷嚷着,咿咿呀呀的说着话,就想要去拿那个话筒说上两句。结果呢,他拿着话筒大声的吼着:“好!好!”大家看见这一岁的小朋友在那里高兴地吼了起来,都忍不住笑了。表弟见我们笑得那么开心,他也开怀大笑了起来,把外婆折腾的都抱不住了。

    赞匾结束后,就开席了,帮忙的叔叔们给每一桌都发了牛奶、茶食、啤酒、碗筷等等吃饭用的物品。而我们则在招待楼上的亲朋好友们的下楼坐席。这时候,还属厨房最为“热闹”,你瞧,炉子上的锅里,好像在打仗似的,白烟不停地冒着,里面煮的鸡鸭鱼肉好像都是士兵,都在拼个你死我活。 门外的人可做多啊!院坝的好几桌都已经坐满了人,可还有一些来迟了的人还没有坐上,但没关系,因为还有第二轮酒席的嘛!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大家都饱了饭,纷纷下席到礼局去挂礼薄挂礼薄实际就是来的人要报上家里户主的名字和礼金数额,记录在礼簿本上面。不久后,来吃酒的人纷纷与我们告别,大家都非常的舍不得。几个叔叔们围坐在一起打着牌,而那些阿姨们正在清洗着碗筷,收拾着厨房。晚上,吃过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后,我们一起围在院坝里看了一场美丽的烟花。

      今天是正月初八,天刚亮不久,楼下就已经非常的“热闹”了,因为今天家里要办上梁酒,所以来了好多人为这次酒席而帮忙。她们都栓这围裙、罩衣,切菜、炖肉、烧锅等等。就为这次的酒席,大家都很早的起了床来帮忙,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了,所以忙活好一会儿了,我们才炒菜做饭吃呢!也真是辛苦大家了。

      不久后,大家都吃饱了饭,各自忙活着。我不自觉地走到门口,看见好多叔叔们都走过来走过去的忙着。我走近一看,发现这院坝里放了好多张桌子。“砰”地一声,这里的一个叔叔一把把扛在背上的桌子放了下来。身后不知是哪个叔叔在对我说:“来来来,小朋友,让一让啊!”哦,原来这里是要盖棚布啊。他们要把这棚布的两边都拴在二楼和院坝边上的大树上面,因为,这棚布的下面要摆酒席啊!

      这一愰的,就到上午九点多了。看看厨房,阿姨们都忙得焦头烂额的。再看看院坝,已经来了好多的亲朋好友们,他们都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这时,哥哥又拿了好多的烟到院坝边口,他这是要去给那些刚刚来的客人们上烟啊!不远处,我看到了外婆他们 也来了,而且还抬着一块崭新而漂亮的匾向我家走来。叔叔们小心地把匾放了下来,还插上了电,那块匾便亮了起来,放着喜庆的歌儿。大家都笑了,围坐在一说说笑笑。

      快到中午了,院坝前面的大路上基本上都没有客人了,说明大家都来得差不多了。酒席快开始了,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所有人的都被一个手拿话筒的老爷爷的声音给吸引了,他就是这次酒席的主持人。原来接下来就是要进行赞匾,这时候,舅舅拿起了话筒,对着那块匾念了好几句的赞匾吉言呢!舅舅刚刚才说完,我那个调皮的一岁表弟也起了劲儿,在外婆怀中嚷嚷着,咿咿呀呀的说着话,就想要去拿那个话筒说上两句。结果呢,他拿着话筒大声的吼着:“好!好!”大家看见这一岁的小朋友在那里高兴地吼了起来,都忍不住笑了。表弟见我们笑得那么开心,他也开怀大笑了起来,把外婆折腾的都抱不住了。

    赞匾结束后,就开席了,帮忙的叔叔们给每一桌都发了牛奶、茶食、啤酒、碗筷等等吃饭用的物品。而我们则在招待楼上的亲朋好友们的下楼坐席。这时候,还属厨房最为“热闹”,你瞧,炉子上的锅里,好像在打仗似的,白烟不停地冒着,里面煮的鸡鸭鱼肉好像都是士兵,都在拼个你死我活。 门外的人可做多啊!院坝的好几桌都已经坐满了人,可还有一些来迟了的人还没有坐上,但没关系,因为还有第二轮酒席的嘛!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大家都饱了饭,纷纷下席到礼局去挂礼薄挂礼薄实际就是来的人要报上家里户主的名字和礼金数额,记录在礼簿本上面。不久后,来吃酒的人纷纷与我们告别,大家都非常的舍不得。几个叔叔们围坐在一起打着牌,而那些阿姨们正在清洗着碗筷,收拾着厨房。晚上,吃过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后,我们一起围在院坝里看了一场美丽的烟花。

359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