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一年一度的农忙季节到了,农民们在田野里各忙各的,只看爷爷、奶奶手里拿着锋利的镰刀,这架势也要去干活,爷爷叫上了我:“咱们们今天都去割油菜。”于是,我就跟着他们去了。

 

   到了田里一看,绿油油的油菜一大片一大片,像海一样,油菜枝头结满了饱满的油菜荚,压得菜杆都匍匐倒地,密密麻麻的油菜荚似乎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今年的收成一定不错。

正看得入迷的时候,爷爷让我下田准备教我割油菜。只看爷爷挥舞着镰刀,对准菜杆上长有油菜荚的位置,“噌”的一下子就割了几枝来,这时剩下有菜杆上就没有一个油菜荚了,爷爷将割下的部分单另放在一边,爷爷的动作娴熟,很快就下一个小堆。到我去试了一下,结果割的速度很慢,也割的不干净,最后许多油菜荚还被留在菜杆上。

 

爷爷耐心地继续教我,他边说边做,让我跟着一步一步地练习,反复几次,后终于学会了。我总结了一下,发现割油菜要先把有油菜荚的枝割下来,但是不能连主干一起割。其次,把割好的油菜一小把一小把地倒着放在地上,便于晾晒。最后再把菜杆拔出来放在田边,以便将来打油菜。割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割完了。

 

看着那一把一把的油菜倒着放在地上,爷爷的心里美滋滋的。我也很高兴,我长大了,终于可以帮爷爷奶奶干活了。

 

 

    一年一度的农忙季节到了,农民们在田野里各忙各的,只看爷爷、奶奶手里拿着锋利的镰刀,这架势也要去干活,爷爷叫上了我:“咱们们今天都去割油菜。”于是,我就跟着他们去了。

 

   到了田里一看,绿油油的油菜一大片一大片,像海一样,油菜枝头结满了饱满的油菜荚,压得菜杆都匍匐倒地,密密麻麻的油菜荚似乎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今年的收成一定不错。

正看得入迷的时候,爷爷让我下田准备教我割油菜。只看爷爷挥舞着镰刀,对准菜杆上长有油菜荚的位置,“噌”的一下子就割了几枝来,这时剩下有菜杆上就没有一个油菜荚了,爷爷将割下的部分单另放在一边,爷爷的动作娴熟,很快就下一个小堆。到我去试了一下,结果割的速度很慢,也割的不干净,最后许多油菜荚还被留在菜杆上。

 

爷爷耐心地继续教我,他边说边做,让我跟着一步一步地练习,反复几次,后终于学会了。我总结了一下,发现割油菜要先把有油菜荚的枝割下来,但是不能连主干一起割。其次,把割好的油菜一小把一小把地倒着放在地上,便于晾晒。最后再把菜杆拔出来放在田边,以便将来打油菜。割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割完了。

 

看着那一把一把的油菜倒着放在地上,爷爷的心里美滋滋的。我也很高兴,我长大了,终于可以帮爷爷奶奶干活了。

 

 

20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