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说到距离,普天之下有许多的距离,明的,暗的。有伸手可及的,也有可望而不可即的。

   想起我爷爷共度的十六个年头,有辛酸也有甜蜜。那是爷爷住在农村,那标致的农村小院,我总是习惯地在清晨听着收音机的交流声,爷爷总是很早的起来,打开古董似的收音机,发出“咯吱咯吱”声音。

    绵绵的,细细的,飘飘荡荡的,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的雨是春天的雨    

  在这种潮湿,湿润的空气中爷爷教会了我种花种草。他细细的讲解,随手翻弄着花叶,用小铲子松松土,再浇点水。爷爷那抑扬顿挫的音调和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汇成一种特有的音乐,轻叩我的心弦。令我后来在每一个春雨绵绵的日子,都势不可挡的回想起来。  想起爷爷,全年都是回忆的季节,终生都是思念的岁月。 

     我知道爷爷对我最大的期望是要我考上高中,然而我考上的却不是我所理想的高中,同样也不是爷爷所希望的。

   

 

 

   爷爷一生省吃俭用,我曾无数次的想过,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学给爷爷不在留下遗憾。可如今的我却不知道我改如何去实现,这个梦越来越远,每次回老家见到他时,看着他那两鬓的白发,粗糙的双手,以及额头深深的皱纹。心里感觉无比的愧疚。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

   他总是把最好的给我,哪怕他不吃不用都行。但我却不能少,希望我会满足爷爷对我的期望。

 

 

   每次回去爷爷都会或多或少的给我一点生活费,他给了我很大的期望,想让我的未来更美好,不想他那样辛苦一辈子。

   但愿我可以把我落下的距离追回来,不要再越来越遥远.

   加油吧!

 

       说到距离,普天之下有许多的距离,明的,暗的。有伸手可及的,也有可望而不可即的。

   想起我爷爷共度的十六个年头,有辛酸也有甜蜜。那是爷爷住在农村,那标致的农村小院,我总是习惯地在清晨听着收音机的交流声,爷爷总是很早的起来,打开古董似的收音机,发出“咯吱咯吱”声音。

    绵绵的,细细的,飘飘荡荡的,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的雨是春天的雨    

  在这种潮湿,湿润的空气中爷爷教会了我种花种草。他细细的讲解,随手翻弄着花叶,用小铲子松松土,再浇点水。爷爷那抑扬顿挫的音调和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汇成一种特有的音乐,轻叩我的心弦。令我后来在每一个春雨绵绵的日子,都势不可挡的回想起来。  想起爷爷,全年都是回忆的季节,终生都是思念的岁月。 

     我知道爷爷对我最大的期望是要我考上高中,然而我考上的却不是我所理想的高中,同样也不是爷爷所希望的。

   

 

 

   爷爷一生省吃俭用,我曾无数次的想过,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学给爷爷不在留下遗憾。可如今的我却不知道我改如何去实现,这个梦越来越远,每次回老家见到他时,看着他那两鬓的白发,粗糙的双手,以及额头深深的皱纹。心里感觉无比的愧疚。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

   他总是把最好的给我,哪怕他不吃不用都行。但我却不能少,希望我会满足爷爷对我的期望。

 

 

   每次回去爷爷都会或多或少的给我一点生活费,他给了我很大的期望,想让我的未来更美好,不想他那样辛苦一辈子。

   但愿我可以把我落下的距离追回来,不要再越来越遥远.

   加油吧!

293    |       |    0



总数:0 当前在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