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English

 青川职高刘继贵

       世界著名短篇小说家莫泊桑的《项链》中反映了玛蒂尔德长得漂亮,却没嫁到一个地位高尚的丈夫。她不甘寂寞,整天沉迷于梦寐以求的生活。后来天赐一个与部长跳舞的良机,而又苦于没有穿戴,丈夫使其如愿以偿后,疯头出尽而灾祸降临。从这个故事中,可思考一个问题:玛蒂尔德漂亮、勤劳,理应是上层男士择偶的目标,为何却做了地位低下的书记员的妻子呢?这要从法国的社会习俗找根源。法国社会,每人的眼里全是金子。若生女孩,父母就要给女儿准备钱财,直到17岁出嫁为止。钱财越多,女儿越好嫁人,钱财少或没有钱财,即使再漂亮,也无男士问津。法国男士看重的是钱财,而不是人的本身价值。这就是玛蒂尔德悲剧的根源所在。由此,我联想到了青川的婚姻习俗。
          封建社会的青川,实行的是“六礼”婚姻。所谓“六礼”,一指许话,又叫喝酒。以此受礼为定;二指插毛香,又叫走小人户或叫作揖。男方备置米麦、酒肉、衣料、首饰等物,送至女家拜认干爹;三指落拜,又叫大聘或开年庚或走大人户。又商量备置米麦、酒肉、鞋袜、衣料、钗环、手镯等物择吉日送至女家;四指报期,又叫下期书,男方择定婚期。仍备办礼物送至女家,若无异议,介绍人就往返男女两家,商定女家向男家索要彩礼、轿马、运陪、吹打人员;男方向女方索要箱柜、桌椅、衣被等陪奁等事;五指过礼,又叫解礼。接近婚期时,男家再次备办酒肉米面等礼物,必备黑丝帕,送往女家;最后就是迎亲。张灯结彩,燃放鞭炮,吹吹打打,宴请嘉宾。程序繁复累赘,其本质就是买卖婚姻。
         西方的“金钱婚姻”与青川的“买卖婚姻”如出一辙,形式虽不一样,而性质却是一样的。上世纪的“三转一响”,即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本世纪的“三子”,即车子,房子,票子,都在围绕“金钱”转。东方、西方的这两种形式的婚姻习俗都遭到了社会底层人们的坚决反对和无情嘲讽。特别作为朴实无华的青川人来说,追求的是平等,自由,朴素的爱情,并不向往奢靡的婚姻。但封建社会的残余根深蒂固,要彻底摆脱,谈何容易?目前互相攀比的风气,愈演愈烈。有的家庭为娶媳,东拼西凑,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还不完债务。苦了自己,也害了别人。借钱是儿子,还钱就是老子了,亲情、友情荡然无存。
       我认为:新社会,应新风尚。西方的“金钱婚姻”是不对的,青川变相的“买卖婚姻”也是不对的。
                                                                   (摄影:郭旭亮)201395
1467    |    0    |    0



总数:0 当前在第1页